毛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婚了还可以谈恋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1:40 阅读: 来源:毛毡厂家

我在街上遇到周铁,他不是一个人,怀里还搂着一个姑娘叫谢小惠,我笑容灿烂地他们打招呼。

从前的我总是素面朝天一贯的冷傲,根本就不屑于用化妆和微笑来修饰自己。然而现在,我化妆且微笑,精心修饰和掩盖内心的酸楚。

我扬起嘴角笑着说:“好,不打搅你们了。周铁,你把钥匙给我。”离婚时房子归他,存款归我。现在我住表妹家,还有一些东西搁在他那里。

他掏出钥匙给我,说:“苏琪你能不能一次把东西都搬走?”虽然这话他说得尽量和蔼可亲,可我还是有丝丝怒意,我瞪起眼说:“你烦了?我乐意放那!那房子我也有份,我也掏了钱的!”我一转眼看到谢小惠,又立刻亲切地笑起来说:“你看,周铁有时候就是不讲理,你千万别跟他服软,别让他养成习惯老欺负你。算了,不说了,你们继续,再见。”

我拿着钥匙迈着轻快愉悦的步子向对面的一家商场走去。一走进商场,我脸上的笑容就荡然无存,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周铁真的不爱我了,真的一点儿都不爱我了吗

周末的下午,我接到周铁的电话。他约我到一家咖啡屋。我忍不住有点激动,竟在心底隐隐地盼着他对我说:“苏琪,我们复婚吧,我仍然爱着你,从未变过。”

到了咖啡屋后我才知道,他竟然是要做媒,为我介绍男朋友。他说:“你还记得我们大学同学王风吗?他混得不错,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昨天给我打电话打听你,想探探你的口风。”

我怒了,说:“周铁,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帮前妻介绍男朋友!怎么,你怕我嫁不出去死缠着你啊?你放心,我苏琪没那么贱!”

他摇头说:“不是,我是真心觉得玉风不错,真心希望你幸福。”

我不耐烦地说:“别说了,你告诉王风,他尽管放马来追我。”

我想通了,周铁和我离婚不到两个月就交了新欢,男人如此薄情寡意,我还等什么

第二天晚上王风就约我吃饭,之后又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他真诚地对我说:“苏琪,其实在大学时我就喜欢你了,可惜那时候你眼里只有周铁。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我微笑着点头答应了。不管怎样,试试呗。要试验他是否适合当我另一半,就得到商场去。

于是,我让他陪我去逛商场,没完没了地逛,从下午两点一直到天色渐黑。王风终于憋不住了,他说:“要不你逛,我到对面咖啡屋等你。”我臭着脸说:“我们俩刚交往你就没有耐心了?”王风哭笑不得,只得作罢。

我把他拉进女性内衣店,挑了一件水红色的内衣说:“你看我买这件水红色的内衣怎么样?”他说:“好。”然后,我又挑了一件青绿色的问:“你看这件绿的怎么样?”他说:“好。”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问,他还是说好。我很不高兴地说:“王风你干嘛呀,敷衍我呀?你要是不愿意陪我你可以走!”王风两眼直瞪了我一会儿,然后转身就走了,他活活被我气跑了。我看着他气呼呼的背影,冷笑着想:一点儿都不了解我的脾气,居然还自称喜欢了我很多年,哼

接下来几天,王风都没来找我,倒是周铁来找我了,他是来教训我的。在咖啡屋里,我们对坐着,他说:“更年期提前了?”

“讨厌!”我忍不住像以前没离婚时一样用撒娇的口吻和他说话。

他说:“你怎么能这样呢,爱人之间要相互包容。”

我撇撇嘴说:“我就这样,他受不了的话找别人去。还有,你别用一副老师的口吻教训我,真受不了。”

他摇头说:“你这样哪个男人敢爱你?”

“好啊,我们等着看好了,看看到底是爱我的人多还是爱你的人多!”我的声音禁不住地大起来。

他无奈地看着我说:“好了,我说错话了好不好。苏琪,你确实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

我笑了,又有些许幽怨意味地说:“你以前怎么不夸我漂亮啊?”

他嬉笑着说:“过去我是当局者迷嘛。不过,苏琪,你漂亮但是不可爱。”

我脸上的笑容立刻像拉下电闸一样停住,激愤地说:“我怎么不可爱了?”

他深深地注视着我说:“就因为你漂亮,所以你认为男人该无条件地宠着你是吧?”

“我就这性格。”我讪讪地说。

他说:“你这毛病得改,你跟王风道个歉,就说你错了,以后不这样了,好不好?这样才能显得你温柔细致体贴可爱嘛。”

“那不行!我要是这样,他以后非骑我头上不可。”我心里很不舒服,这个坏周铁,他到底想怎样

周铁继续苦口婆心地说:“你不能这么想,男人嘛,你就当他们是小猫小狗什么的,你看现在那些养狗的,整天把狗抱在怀里,给它洗澡。牵它遛弯儿。你就当男人是宠物,你就宠着他们一点儿又怎么样?”

我忍不住笑了,而这时,我看到王风抱着一束玫瑰花走过来,他说:“对不起,苏琪,我那天态度不好。”

我接过玫瑰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不该那么任性,不该不理会你的感受,不该无理取闹。”

周铁在一边笑着说:“好了,现在大团圆结局,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我看到周铁起身篱开的身影,似乎有泪流进心底,周铁不知道,其实那句道歉的话,我本是想说给他听的。

我不是闹别扭,我是真的对王风没感觉。他约我出去。我内心里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甜蜜,所以,常常把别人拉来做挡箭牌。他约我我就说:“啊,今天我已经先约了别人了。”有一次,我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从他面前走过,他怒气冲天,走上来恶狠狠地说:“难怪周铁不要你!”我没有还击他,还满不在乎地说:“你也太土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不就是跟朋友挽个手,至于吗?既然你这么小气,我们分手算了。”

在心底,我不想王风陷得太深,我和他好只是为了赌气,我希望周铁看到我和王风好后会吃醋,回头。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这样对王风不公平,我只希望他知难而退。

然而这次周铁又一次出来做和事佬。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劝服王风的,王风竟然亲自送我去和另一个男人约会。这戏我演不下去了,我轻声对王风说:“对不起。”他一把把我抱住。

其实,我想说的是:对不起,我不爱你,其实我一直还爱着周铁。

可是,后面两小句在喉咙里打转了很久,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我想,那就这样吧,结婚的对象未必要爱得死去活来,当初我和周铁不也爱得死去活来,可现在还不是以离婚收场

遇到周铁时,我忍不住问他:“你可以劝服王风对我大度,为什么当初你却做不到?”

他注视着我,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段时间,公司特别忙,老板时常打电话叫我去加班,周铁却以为我和老板有什么关系。为这个我们时常吵架。有一天,他甚至动手打了我一下,我气得跑出去一夜未归。第二天我回家,他问我昨晚去哪了,我说,我和老板睡觉了

这就是我和他离婚的原因。

我叹息一声,有些忧伤地说:“你还记得那晚你打我吗?我跟你说我和老板睡觉是骗你的,是要气你。那晚我是去了好朋友贾妮那里,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我和他相对无言很久,然后他说了句:“你今后还是好好跟王风吧。”

那天晚上,王风陪我在家里看电视。正看着。一点预兆也没有,王风突然从沙发上蹿起来,一把将我抱起来。抱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他身体压下来,拉扯开我的衣服说:“苏琪,我们……我们……”

我怒不可遏,使劲把他推开叫道:“你给我滚!”

我真是气死了,这个男人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一副多爱我的样子,原来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做爱是要讲情调的,他怎么这么没品位呢

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这样的,是周铁给我出的主意,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了?”我疑惑地问。

王风表情别扭地说:“他说你喜欢直接,喜欢猛男。”

“周铁他犯病啊,他怎么这么说我!”

我和王风都意识到什么,立即去了周铁家。

周铁一开门王风就往他脸上猛揍一拳。周铁向后跌,有鼻血冒出,他看到我和王风,也大概知道出什么事情了。而王风又是一拳打过去。

我站在一旁看着,心想:他该打。

周铁艰难地站稳后说:“王风,我不能还手,对不起,是我在最后关头骗了你。对不起,我是小人,最开始,我是真的想撮合你和苏琪,可是,慢慢的,我从劝你的那些话里看到了自己以前的缺点。其实,我早就和谢小惠分手了,我对她产生不了那种感觉。王风,今天你要是不把我打死,只要给我留口活气,我就不能放弃苏琪!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我泪如泉涌,我等这些话等了很久了。

王风看看我。又看看周铁,他凄楚地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走了。

我和周铁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