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夏斌未来几年的货币供应量都紧不了

发布时间:2021-01-07 13:37:06 阅读: 来源:毛毡厂家

当前,中国经济在政府一揽子计划刺激下,已处于复苏趋势中。不管是从自身经济还是从全球经济角度看,过去的八、九个月来,采取宽松的财政金融政策是非常正确的选择。而且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今年的GDP增长达到8%是有希望的。但在这转折关头,下一步的政策是维护好复苏势头的关键。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包括货币信贷指标和资产市场走势等,本报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

未来几年的货币供应量都紧不了

夏斌表示,现在在世界经济大环境还没有完全复苏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结构还在艰难的调整过程当中,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基调不会变,但如何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如何用市场化手段进行微调确实是一门艺术,央行应该有前瞻性的思考。

因为中国的经济还没有到达一个往上走的周期,走的还不扎实,在世界、中国的经济往上走的时候,政策肯定是要反周期调整的。但是现在所处的周期位置,大家应该都比较清楚,世界经济才刚刚有一点往上走的苗头,而中国走的还算好一点,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太可能会拿出将这种势头压下来的政策。

但是至于怎样动态的微调,现在还在一个描述期,更多的还是要通过对市场的操作情况,根据市场利率的走势情况,根据存款准备金情况,以及根据票据到期的具体情况统筹后才能决定。夏斌判断,更多的可能是通过同业拆借。

进行微调有利于市场健康、稳定、可持续的发展。而对于实体经济来说,肯定也是有利于经济稳定的、可持续的发展。

但是,也应该看到“四万亿”投资中,很多都是基建项目,还有现在正在投资的项目都是周期比较长的项目,这就表明明年还得维持一定的货币供应量,这样的话,虽然从现在的数据和情势看,货币供应量有收缩的迹象,但其实在未来的一两年内,都还是紧不了的。这些大项目是分批的,如果后续的资金跟不上,很多工程就会半途而废,由此造成不良贷款,这就决定了今后几年宏观调控的压力都很大。

夏斌指出,在结构没有完全调整到位之前,相比过去几年,或者说上一次的刺激政策(亚洲金融危机的刺激政策),我国银行的治理结构和抗风险能力都提高了,企业的应对风险能力也提高了,在这个背景之下,如果一味地多投货币,它是到不了实体经济的,而且银行也还是情愿在资产市场上。这反过来说明,一方面要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一方面还要看到很多中国的问题,从根上讲,就是要保证经济健康、稳定的发展,真正的基石是要把结构调整过来。调不过来,货币政策的作用会慢慢递减。

“高储蓄、低消费”需解决

夏斌表示, 我国经济已处于“见底复苏”的趋势中,但持续、稳定发展的基础仍不牢固。下半年应突出以消费为主导的结构调整,以新的增长因素逐步取代传统的增长因素。对于怎样调整结构,夏斌提出了两点建议:首先,应进一步扩大国企分红范围,有计划地减少国有企业的政府持股比例。以增加国家当年财力,大力扶持居民消费;其次,加快组织和扩大民间资本进入投资领域,提高投资中的民营资本占比。

夏斌认为,中国国内的消费上不来,高储蓄、低消费的结构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真正复苏的基础是不稳固的、不扎实的。

他说,目前所采取的短期的、非常规手段以扩大投资来弥补外需的急剧减少并不适用于长期的发展。因为,这一场全球性危机之后的数年内,全球经济的调整需要一段时期,可以预见,今后几年,世界经济必将处于低速增长阶段。政府集中投资的财力空间也在逐渐缩小,复苏过后不能持续采取复苏前的非常规政策。这样可持续稳定增长的问题就会随之凸现出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在持续贯彻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维护经济复苏的趋势的同时抓紧解决复苏后又可能突出的“高储蓄、低消费”这一中国经济不可持续增长中的结构问题。

他表示,过去半年多,政府在实行总量刺激政策中,已经关注与兼顾了诸多结构的调整。在扩大投资过程中,注意了向中西部倾斜,向三农投资倾斜,向民生投资(000416)倾斜。而且,在扩大投资的同时,也尽可能采取了各种扩大消费的政策,例如:家电下乡、买车补贴、地方政府发消费券,提高全国社保水平等各项政策,这些政策的效果在上半年社会零售商品额等指标的增速中已经得到反映。然而要想再进一步扩大消费,就会受当年财力限制,政府心有余而力不足。

扩大国企分红范围鼓励民间投资

由于结构调整未到位,政府一边实施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但同时又担忧产生新的产能过剩和更多的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产生泡沫等等。而在不断扩大投资的同时,“国进民退”的趋势却在加重。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夏斌说,第一条,就是要有计划的减少国有企业的持股比例,并且进一步扩大国企的分红范围。以此来增加国家当年的财力,扶持居民消费。

他说,从国家收入和国家资产负债来看,我国政府手中掌握的财力都远好于美国、日本。政府手中掌握了包括中央、地方国企及金融企业优良资产有几十万亿元,所以通过国家财力来提高居民消费时完全有余力、有空间的。这其中,中央企业应该继续认真执行国企资本分红制度,充实中央财政预算,而各级地方国资企业也可以通过执行国企资本分红制度,充实地方财力或者减少中央财政的转移支出。此外,还可以对目前国企持股的上市公司进行有计划、有选择的逐步减少政府的持股比例,向市场竞售(除需要继续保持绝对或相对控股比例之外)。

政府减持后,鼓励民间资本投资,整个社会的投资率并不降低,因此不会影响当前刺激投资的需要,也不影响将来经济增长中合理的投资需求。 而政府减持部分股权后获得的资金,全部纳入财政预算,以用于国家提高居民消费和公共财政能力的统一安排。

第二条,就是加快组织和扩大民间资本进入投资领域,提高投资中的民营资本占比。夏斌表示,今后除需要贯彻国家战略意图的项目之外的,政府新增的投资项目,包括 “ 四万亿”,只要是有盈利回报的项目,各级政府应该坚决做到“不与民争利”。此外,就是要鼓励和放宽政策,尽可能吸引私人资金投资工业、市政设施、金融、医疗和教育等领域。这样政府就会腾出资金去充实居民消费和公共财政的资金。

夏斌说,目前,不管是改善居民收入分配结构,还是扩大内需中的居民消费水平;不管是进一步提高全社会社保水平,还是进一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都直接受制于当年的国家财政收入状况。今年, 财政安排已将出现3%左右的赤字。若要进一步增加财政支出,有困难。通过以上两条措施能有效解决政府扶持消费资金不足的问题。

南京皮炎所如何治疗过敏性皮炎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网站:南京治疗脱发效果怎么样

重庆中医医院牛皮癣医师

重庆性病医院治疗尖锐湿疣较好

上海看肾病好的医师:肾衰竭为什么会发病

相关阅读